摘要: Google因未对搜索结果进行过滤而被国家相关部门处罚,笔者从该事件进行分析,探讨侵权法中的避风港规则是否对网络过滤责任适用的问题。

 

关键词:Google 网络过滤 避风港规则

 

 自从绿坝问世以来,似乎政府对互联网的关注与日俱增。刚听说互联网举报中心因为网站搜索结果存在低俗内容把Google点名谴责了,没想到经过新闻联播、焦点访谈、新闻1+1等一系列组合拳,Google中国的境外搜索业务和联想词搜索业务以惊人高效的速度被国家相关部门给“和谐”了。

 由此想到了笔者的一位朋友,途经香港时买了一本有关我们敬爱毛主席的书,但在经过深圳海关时却被没收了。没收的理由是,这是一本禁书,但对于一本禁书为何在同为中国领土的香港却可以公然出售,海关没有给出进一步的解释。

 回到本文主题,笔者以为技术是中立的,其本身不存在善与恶,作为搜索引擎应当保持其中立性和客观性,否则其搜索结果将缺乏参考的价值,同时也失去其搜索引擎的意义。至于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存在成人内容,这首先表明成人网站的客观存在,第二,这些成人网站未被国家相关部门取缔或屏蔽。“很黄很暴力”犹言在耳,反低俗又掀高潮,这说明我国政府对青少年的保护是一以贯之的,相关部门肯定有能力也有决心处理好青少年保护的关键问题,将这些存有低俗内容境内服务器关闭,境外服务器则屏蔽之。但要求搜索引擎对低俗内容进行过滤似乎有点“驼鸟”,并不能从根本上保护我国容易受伤的青少年。

除了搜索引擎可以为检验相关部门网络“扫黄”成果所用外,这里不得不谈谈避风港规则:

美国1998年制定的《数字千年版权法案》是最早涉及避风港规则的法案,其主要内容为

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网络服务提供商(ISP)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ISP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ISP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ISP不承担侵权责任。

 后来避风港条款也被应用在搜索引擎、网络存储、在线图书馆等方面。避风港原则包括两部分,通知+移除 noticetake down procedure)。由于网络中间服务商没有能力进行事先内容审查,一般事先对侵权信息的存在不知情。所以,采取通知+移除规则,是对网络中间服务商间接侵权责任的限制。

 我国的相关著作权保护的法律法规对这一“国际惯例”做了很好的吸收。然而在网络过滤方面笔者认为似乎可以借鉴避风港规则以示更为公允,理由在于:“低俗”是个非常模糊的概念,而且是个动态的概念,每个时代对低俗这一概念都有其不同的内涵。国家相关部门应当将存在低俗内容的网站信息通报搜索引擎,而后者应当在合理时间内尽快将低俗网站从搜索结果中移除,只要搜索引擎如此做了就不应承担责任。所谓举重以明轻,如果在侵权法领域避风港规则赋予了搜索引擎无通知则无责任的豁免,那么在网络过滤方面似乎更有给予搜索引擎以责任限制的必要。因为,如果说对于互联网监管负有法定职责的政府相关部门以及存放低俗内容服务器的IDC机房对于成人网站的存在不应负责的话,那么让一家提供互联网搜索服务的商业公司因为网络过滤而承担谴责甚至整改的责任是不是合适呢?

 谷歌,最近有点冤……

 

本文作者:周宾卿,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上海数码互动娱乐专业委员会首席法律顾问

电话:8621-22116000Email: birkin_joe@yahoo.com.cnMSN:birkinzhou@hot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