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风港与红旗的博弈

发表于12月 18th, 2009 in 未分类 | No 评论 »

摘要:

  盛大文学终于从放水养鱼要到下网捕捞了,12月17日,盛大文学称百度搜索和贴吧中存在大量网络文学盗版,而这些网络文学作者早已独家授权盛大文学。据称,盛大将就五部网络小说,向百度提出百万元级别的赔偿请求,本文欲就双方可能展开的法律攻防管窥一番。

 

关键词:

盛大 百度 避风港规则 红旗原则

 

正文:

  盛大和百度,互联网时代的两个巨头,一个做互动娱乐,一个做搜索引擎,两者本没有交集,但却在09年底准备开始交手,这次双方打的依然是版权牌。

   

  笔者欲就各方的法律攻防及看点分析如下:

  一、盛大文学

  由于掌握诉讼的先机,盛大文学可能会把诉讼放在上海浦东法院来进行,以此抢占地利的优势。

  届时,盛大文学所提交的证据材料可能会有,1、版权人的著作权权利证明及权利人授权盛大文学的授权书;2、盛大文学就要求断开侵权链接及百度贴吧侵权内容的通知;3、保全了侵权网页证据的公证书4、版权损失的计算依据

  

  盛大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和最高院的网络著作权司法解释提出其诉讼主张,即盛大在媒体沟通会中所一直主张的美国《数字千年版权法案》中所谓的红旗原则,“当侵权行为明显到如同鲜艳的红旗一样,连普通人也一眼能够看出时,网络服务商就不能够再视而不见,应该负起监测、删除、排除的义务。”《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二十三条部分借鉴了红旗原则的内容,该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搜索或者链接服务,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条例规定断开与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链接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但是,明知或者应知所链接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的,应当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二、百度

  百度被诉的将分为两部分:

  1、搜索引擎

  作为中文搜索排行一的工具,百度依照上述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在接到权利人合格的通知后,应当断开与该侵权页面之链接,否则将构成共同侵权。

  2、贴吧

  贴吧是百度所创造的一种用户互动形式,用户可以在注册后开通一个贴吧并在其中发布相关的文字图片甚至视频音频内容。贴吧更像是由百度提供用户的一个高度自由的空间,那么对于这样的一种形式,百度是否属于知道或应当知道贴吧中的内容呢?笔者以为,应当参照前述规定,以权利人的适格通知为准。

  百度的抗辩的理由可能为:

  1、未收到任何权利人通知,

    2、权利人通知不符合要求,权利通知书应当包含下列内容:
  (一)权利人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和地址;
  (二)要求删除或者断开链接的侵权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名称和网络地址;
  (三)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明材料。

  缺乏上述任一内容,将可能导致通知无效,进而未能起到通知的效果。

  据候小强说,小说《破苍穹》在百度呈现的搜索结果为9320000篇,在搜索结果的第一页,除了首条内容来自正版外,其他均为盗版。从该表述来看,极有可能,盛大文字采用的是概括式的通知方式,即表明以某一作品的名字为关键进行搜索后所出现的搜索记录中除某项链接为正版外,其余均为盗版链接,要求搜索引擎断开除正版链接以外的其他盗版链接。但从严格意义上说,该种通知方式并不完全符合规定的形式要求。

  

  最终双方的争议焦点将集中在到底是适用避风港原则豁免百度的法律责任,还是依据红旗原则判定百度知道或应当知道侵权内容而迨于监管,很大程度上案件的走向将取决于双方的取证充分程度、证据运用技巧以及主审法官对于新型案件的把握程度。

  

本文作者:周宾卿,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上海数码互动娱乐专业委员会首席法律顾问

电话:8621-22116000Email: birkin_joe@yahoo.com.cnMSN:birkinzhou(@)hot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互联网电视之殇——兼评优朋普乐诉TCL著作权侵权之诉

发表于08月 25th, 2009 in 未分类 | No 评论 »

摘要:

    近期,互联网电视正在经历一个多事之夏,先是广电总局说要求互联网电视要求办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再又冒出一个不知名的优朋普乐公司起诉TCL互联网电视侵犯了其著作财产权。就电视与互联网结合这一创意而言,互联网电视是符合中国用户的消费偏好和使用环境的,但其能否逃脱盛大“盒子”的宿命,摆脱前有埋伏后有追兵的窘境,这一切将取决于各方在利益面前的博弈。

 

关键词:

互联网电视 侵权 避风港规则

 

正文:

    电视机作为一种信息播放设备,其差异性正在逐步缩小,而内容支持方面的权重正在逐渐增加,互联网电视就是互联网的海量信息与代表传统与正统电视内容的结合体,然而这样一个新生事物让笔者首先想到是的到底归哪个“婆婆”管,互联网是“工信部”的“地盘”而广电总局是电视内容当仁不让的主管部门,不出所料的是,两个主管部门正在抢着管,但谁也没从标准和定性方面对互联网电视行业有过支持,更多是一种跑马圈地式的管理,而中小企业则苦不堪言。

    此时优朋公司打着版权维权旗号出面了,从优朋的角度而言,就是要求给TCL一个下马威及高额的赔偿金。

    但笔者从目前所掌握的材料而言,优朋案未必能赢得诉讼。现分析如下:

    1、互联网电视仅是播放终端,如同我们使用的电脑一样,其本身并不在本地存储任何用户播放的侵权影片;

    2、互联网电视的影片播放是基于用户搜索的结果,此情形如同在搜索引擎在互联网中的信息搜索功能,如此,得准用避风港规则的适用,这里稍稍解释一下避风港规则:

美国1998年制定的《数字千年版权法案》是最早涉及避风港规则的法案,其主要内容为

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网络服务提供商(ISP)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ISP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ISP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ISP不承担侵权责任。

 

后来避风港条款也被应用在搜索引擎、网络存储、在线图书馆等方面。避风港原则包括两部分,通知+移除 noticetake down procedure)。由于网络中间服务商没有能力进行事先内容审查,一般事先对侵权信息的存在不知情。所以,采取通知+移除规则,是对网络中间服务商间接侵权责任的限制。

    3、唯一存在疑问是的,互联网电视预设的指向其他视频网站并将搜索结果和播放合为一体的行为,是否要为合作网站的侵权行为而负责?

      笔者认为,侵权行为的成立必须要有主观故意的这一构成要件的成立,否则不能成立侵权。TCL而言,与互联网电视合作的视频网站均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从而对于网站播放的影片存在侵权内容是不明知的,同时,TCL也无法预先审查网站上的视频内容,所以也不属于推定明知的情形,另,权利人也未向其发出过任何的侵权通知。故此,笔者以为,由于无法证明TCL存在侵权的故意,优朋的诉讼凶多吉少。

    当然,这仅是笔者的一家之言,这里,笔者想到更多的是,企业的创新如何在合法的范围内来进行,这将是中国本土企业一项很重要的工作。

 

本文作者:周宾卿,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上海数码互动娱乐专业委员会首席法律顾问

电话:8621-22116000Email: birkin_joe@yahoo.com.cnMSN:birkinzhou@hot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谷歌最近有点冤……

发表于06月 20th, 2009 in 未分类 | No 评论 »

摘要: Google因未对搜索结果进行过滤而被国家相关部门处罚,笔者从该事件进行分析,探讨侵权法中的避风港规则是否对网络过滤责任适用的问题。

 

关键词:Google 网络过滤 避风港规则

 

 自从绿坝问世以来,似乎政府对互联网的关注与日俱增。刚听说互联网举报中心因为网站搜索结果存在低俗内容把Google点名谴责了,没想到经过新闻联播、焦点访谈、新闻1+1等一系列组合拳,Google中国的境外搜索业务和联想词搜索业务以惊人高效的速度被国家相关部门给“和谐”了。

 由此想到了笔者的一位朋友,途经香港时买了一本有关我们敬爱毛主席的书,但在经过深圳海关时却被没收了。没收的理由是,这是一本禁书,但对于一本禁书为何在同为中国领土的香港却可以公然出售,海关没有给出进一步的解释。

 回到本文主题,笔者以为技术是中立的,其本身不存在善与恶,作为搜索引擎应当保持其中立性和客观性,否则其搜索结果将缺乏参考的价值,同时也失去其搜索引擎的意义。至于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存在成人内容,这首先表明成人网站的客观存在,第二,这些成人网站未被国家相关部门取缔或屏蔽。“很黄很暴力”犹言在耳,反低俗又掀高潮,这说明我国政府对青少年的保护是一以贯之的,相关部门肯定有能力也有决心处理好青少年保护的关键问题,将这些存有低俗内容境内服务器关闭,境外服务器则屏蔽之。但要求搜索引擎对低俗内容进行过滤似乎有点“驼鸟”,并不能从根本上保护我国容易受伤的青少年。

除了搜索引擎可以为检验相关部门网络“扫黄”成果所用外,这里不得不谈谈避风港规则:

美国1998年制定的《数字千年版权法案》是最早涉及避风港规则的法案,其主要内容为

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网络服务提供商(ISP)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ISP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ISP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ISP不承担侵权责任。

 后来避风港条款也被应用在搜索引擎、网络存储、在线图书馆等方面。避风港原则包括两部分,通知+移除 noticetake down procedure)。由于网络中间服务商没有能力进行事先内容审查,一般事先对侵权信息的存在不知情。所以,采取通知+移除规则,是对网络中间服务商间接侵权责任的限制。

 我国的相关著作权保护的法律法规对这一“国际惯例”做了很好的吸收。然而在网络过滤方面笔者认为似乎可以借鉴避风港规则以示更为公允,理由在于:“低俗”是个非常模糊的概念,而且是个动态的概念,每个时代对低俗这一概念都有其不同的内涵。国家相关部门应当将存在低俗内容的网站信息通报搜索引擎,而后者应当在合理时间内尽快将低俗网站从搜索结果中移除,只要搜索引擎如此做了就不应承担责任。所谓举重以明轻,如果在侵权法领域避风港规则赋予了搜索引擎无通知则无责任的豁免,那么在网络过滤方面似乎更有给予搜索引擎以责任限制的必要。因为,如果说对于互联网监管负有法定职责的政府相关部门以及存放低俗内容服务器的IDC机房对于成人网站的存在不应负责的话,那么让一家提供互联网搜索服务的商业公司因为网络过滤而承担谴责甚至整改的责任是不是合适呢?

 谷歌,最近有点冤……

 

本文作者:周宾卿,上海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律师,上海数码互动娱乐专业委员会首席法律顾问

电话:8621-22116000Email: birkin_joe@yahoo.com.cnMSN:birkinzhou@hotmail.com,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